生产数字藏品分几步

生产数字藏品分几步

将中国最早的交响乐唱片做成NFT(非同质化通证)音乐片段,上海交响乐团用数字藏品形式让这段珍贵的上海印记更具魅力;将馆藏文物“永乐青花折枝山茶纹扁壶”做成3D图像NFT,上海博物馆让文物变成了“潮玩”……

今年以来,作为元宇宙最具代表性的衍生产物,上海的数字藏品发行迎来小高潮,不仅上述提到的产品备受追捧,几乎所有数字藏品在购买环节都处于“手慢无”状态。

专家认为,与一般可复制的网络数字化商品不同,数字藏品由区块链技术生成,其具备不可分割、不可复制、不可造假、独一无二的区块链属性,加上限量发行、概念新颖、形象酷炫,正好契合了不少人追求个性和新奇偏好。

举例而言,“收藏一块永不过期的奥利奥数字饼干”,是咖菲科技很具代表性的数字藏品项目之一。咖菲科技创始人CEO石岚表示,这款数字藏品的最大特色就在奥利奥扭开后呈现一副水墨画动图,山川河流、晓云逐月的水墨画让饼干形象愈发生动,此时的饼干就像一块小屏幕一样播放水墨画的动态影像。这种玩法不仅为品牌营销赋予更多意义和活力,也让一块普普通通的饼干变得十分前卫新潮。

数字藏品是怎么做出来的?据了解,第一步,前期策划和确定数字藏品的创意、风格、主题。第二步,由创意设计师用相关软件设计藏品形象,再由人工智能小组设计视觉算法让藏品“动起来”。第三步,程序员基于区块链协议编写智能合约,将做出来的藏品形象铸造固定在区块链上。第四步,在藏品进入区块链之后,制作发行站点,也就是存储数字藏品的H5网页。由于国内大多数人还没有区块链上的数字钱包,因此数字藏品需要储存在发行方单独开发出的站点上,供消费者查看展示数字藏品。(经济日报记者 李 景)

来源:经济日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