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称分投趣投百万七天赚十万,深圳男子转账当晚便无法提现

朋友称分投趣投百万七天赚十万,深圳男子转账当晚便无法提现

近日,深圳一投资者李生(化名)向南都湾财社记者报料称,在朋友刘永(化名)的推荐下,他接触到“Fintoch(分投趣)”数字货币平台。因相信刘永描绘的高收益,5月底他转账100万元给刘永,用于投资分投趣项目。

李生透露,刘永曾口头表示,这笔钱两周后提出,赚到的利润一人一半,若有亏损,他给李生保底。没想到,转账当晚,分投趣平台便无法提现。李生向刘永讨要这笔投资款,后被拉黑,随后李生向公安机关报案。

分投趣平台爆雷的消息自去年便已传出,仍吸引了李生、刘永等投资者入场。关于这笔资金的真实流向,7月28日,南都湾财社向分投趣官方社交媒体账号求证,截至发稿前,未有回应。

朋友称投百万两周即可获利十万,结果转账当晚便无法提现

李生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刘永是他的客户,二人相识数年。5月22日上午,刘永和他介绍了“分投趣”平台,并建议一起投资。

“见我犹豫不决,刘永便提出他给我兜底,赚到的利润一人一半。如果怕本金损失,可以投100万元,只投两周。到期提出来后,我能拿到的利润有10万元,以后就用这笔利润玩,亏了也不心疼。”李生说道。

根据李生提供的聊天记录,当天,李生向刘永转账100万元。没想到,不到24小时,刘永便通知李生资金无法提现,理由是“系统上公链”,让李生等几天看看。

李生与刘永的转账沟通记录。(李生供图)

5月29日,李生与刘永所在的微信群内一则官方公告显示,系统内所有资金全部转为“现金券”,并且需要等到公链上线以及各种生态完成建设后,才能退还本金和利润。

李生表示,事发后,他在网络平台搜索发现,去年起网络上已有大量关于分投趣高管被捕、无法提现等爆雷和预警信息,但刘永却仍积极宣传该资金盘是“正常的,可存续的”,甚至在无法提现后,依然在群内发布认购“节点”的消息。而依据分投趣平台的返利规则,刘永可以在资金量的基础上坐收高额回报。

事发后,6月1日,李生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并控告刘永涉嫌诈骗罪以及组织、领导传销罪,希望能依法追究刘永的刑事责任,并将上述投资款返还给李生。

但7月12日李生收到当地公安机关下发的《不予立案通知书》。文书显示,当地公安机关认为,刘永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行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

李生表示,公安机关传达给他的调查结果是,刘永已将上述投资款实际转出,没有留在自己的账户,他也是受害者之一。此外,以刘永的能力应该没机会与分投趣的高层见面、沟通,也未参与到诈骗中。

7月27日,南都湾财社记者联系到刘永,刘永表示,在收到李生投资款的当天晚上,他已将这笔款项转入分投趣平台,还加投了86万。他也是受害者,现在仍有1000多万在平台内,款项明细都已提供给警方。

刘永表示,去年10月,他在社交平台上接触到分投趣,觉得项目有钱赚便推荐给朋友。“我没有发展过团队,一直是普通的用户参与者。相关微信群仅为兴趣群组,我只是传达和分享我看到的项目资讯”。关于李生提及的“兜底”一说,刘永认为,那只是君子协议,口头说说,没有合同。

虽然分投趣去年已有“爆雷”消息传出,但刘永依据其过往接触区块链平台的经验,认定分投趣在技术、流动性等方面具备优势。“5月12日,我发现分趣投的迪拜大会线上观看人数都有30多万,20日又传出下个月要在香港开千人大会。基于项目的高热度,我认为风险不大。于是,22日我建议李生投资,半个月后取出,以后用利润玩。没想到,当天晚上便无法提现。”刘永说道。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数字经济法律事务部主任郭志浩认为,“如果有证据证明双方有兜底承诺,李生可以民事起诉刘永。如果项目本身确实涉及刑事犯罪,则李生可以直接控告项目方。”

27日,李生向南都湾财社记者透露,他准备向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撤销上述《不予立案通知书》,并要求公安机关对刘永及其背后的分投趣App以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正式刑事立案侦查。

李生认为,警方只向他解释该笔资金由刘永转出给其他自然人名下的银行账户,但并没有该自然人的姓名、职位、与刘永和分投趣的关系,以及转账的用途。因此,这笔资金是否真实用于投资仍需进一步调查,不能简单地认为资金转出就完成了投资,还应当侦查资金的最终流向。

关于这笔资金的真实流向,7月28日,南都湾财社向分投趣官方社交媒体账号求证,截至发稿前,未有回应。

曾因冒用摩根士丹利商号被打假,内部多级别分红收益不同

据了解,分投趣是一个P2P区块链金融平台,宣称由摩根士丹利银行及DF技术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不过,今年1月,摩根士丹利已对此打假,称分投趣冒用摩根士丹利的商号和商标。

今年1月,摩根士丹利在官网打假分投趣。

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分投趣的社交媒体账号于去年5月创建,现有9.6万关注者,最后一条推文发布于今年6月5日。目前,分投趣官网已无法打开。

根据规则,分投趣平台的主体主要为借款方和贷款方。其中,借款方只需缴纳50%的保证金,便可快速借到保证金2倍的资金。借款利息依照借款周期的长短设置,1天为2.5%,7天为2%,以先息后本的方式还款。而贷款方则以每天1%的利率获得利息,且每日的利息会自动进入借贷撮合池,再次发生借贷关系。

而据平台的推广邀请奖励机制,直接邀请用户可获得该用户收益的15%,间接邀请可获得10%。另外,平台还建立了团队晋升管理机制,根据不同要求,从GM级到MD级,共分成五级。不同级别的分红收益不同,最高的MD级可获得团队投资净收益的60%。

分投趣团队晋升管理机制。

因为投资期只有7天,提现快速,很多投资者抱着投机心态入场。参与投资过分投趣项目的黄小姐(化名)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平台的负面消息去年便开始在传,这种只看重利润,没见过公司实体的项目风险很大。我3月投资10万入场,4月收回本金,只留利润玩。”

曾为分投趣项目社区负责人的曾先生(化名)向南都湾财社记者透露:“这个平台几乎都是投资者,很少借款人。前期要有甜头,才会有人投资。平台要维系每天付给贷款人1%的利息,只有靠后来加入的投资者的资金,很明显是一个资金盘。”

值得一提的是,分投趣宣称其6月上线公链。对此,一区块链从业者向南都湾财社记者分析,“上公链后,意味着数据透明、去中心化。资金在公钥间流转的记录、每个公钥底下有多少资金都会被公开。如果真的是资金盘,一旦上公链,也离崩盘不远了”。曾先生也赶在上公链前,4月将全部资金撤出。

分投趣宣称其6月上线公链。

郭志浩经手过多起区块链平台维权纠纷,他建议投资者谨慎投资此类平台,若要投资,一定要注意收集投资过程中的相关证据。在证据保全的情况下,维权才有可能性。

采写:南都湾财社记者方诗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