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财社论:出台更多管用政策,需走出功利思维

一财社论:出台更多管用政策,需走出功利思维

证监会继上月末出台减持新规等政策后,最近又连续召开三场座谈会,以集思广益,研究出台更多管用政策举措。

活跃资本市场、提振投资者信心是一项系统工程,将围绕五个方面标本兼治、远近结合,进一步解放思想,找准发力点。即紧扣实现中国式现代化这条主线,坚持以改革促发展和稳定,坚守监管主责主业,健全资本市场功能,及坚守风险底线。

为贯彻落实7月2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最近证监会先后出台减持新规、印花税减半、行政处罚罚没款执行规则等政策,尤其是违规减持方面,目前已对一批违规减持的公司和个人立案。

就资本市场走势看,更加管用的政策将在市场磨练中破茧而出,这需时间,更需市场给予包容。毕竟,当下大量噪声充斥国内资本市场,探索更多管用政策,当务之急是要想方设法降低信噪比,以对症下药。

目前的市场噪声,最为典型的是人们对所谓政策底和市场底的追求,这种带有功利色彩的“底”,很难作为一种凝聚市场信心的心理暗示。分歧造就市场,市场从来不会有所有参与者共识化的政策底和市场底,相反一旦出现这种一致性预期,则意味着市场不复存在,因为市场交易缘于估值分歧,所有人预期都一致了,也就没有交易了。

同样,批判散户行为、呼吁中长期投资资金,以及任何妨碍市场交易自由的声音和主张,也都是市场噪声。在市场不景气中,这些市场声音和主张,往往以正当性的名义来影响决策者的判断,一旦决策者受到这些噪声的影响出台政策,就会给市场带来扭曲性套利交易。

市场的现实演绎逻辑也显示,没有用真金白银打破市场即时公允定价均衡的行为,政策底、市场底和各种扭曲激励的政策,都很难在市场激起涟漪。

明辨市场信息与噪声后,监管部门的行为还必须保持对市场的充分敬畏,让所出台的政策剔除功利表达。

监管的主责主业是完善资本市场法治体系,为所有参与者营造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让参与者的所有合法权益都能得到保护,尽可能地减少公共外部性现象,如加大防假打假力度,依法严惩欺诈发行、虚假披露等违法违规行为,清除掉各种妨碍市场自由博弈的藩篱。

唯有监管部门站在市场秩序、交易自由度、公共外部性等角度做好主责主业,不缺位、不越位、不错位,健康活跃的资本市场就会自然开放。要知道,市场定价判断、交易活动等,是市场交易双方自利博弈的结果,只要行为合规、自愿有偿等,市场是可以通过这些价格信号做好资源配置的。

当然,明辨信息与噪音也好,敬畏市场也罢,最终都是要护航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根本动力,营造一个受益分享型的市场制度安排。

收益率和贴现率是资本市场的配置动能,人们愿意参与资本市场交易,追求的就是其合意的投资收益率和方便快捷的资产变现率,而且资本市场普适性的风险定价模式,都是围绕现金流贴现模型变通,所不同的是即期还是预期跨期贴现等,无法产生贴现和贴现预期的资产,无法在市场定价,也不能在市场交易。

因此,除监管部门提供市场公共服务外,还需搭建交易所间的市场竞争秩序,完善基于市场逻辑而非政策逻辑的IPO和退出机制,以及有利于自由竞争的交易秩序,才能真正使资本市场成为一个优胜劣汰的生态系统,让人们基于各自判断来定价有价证券的财富创造能力,促进资本市场新陈代谢。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损有余而补不足。砍柴顺纹,才能事半功倍。

市场自有其规律,唯有敬畏市场、尊重经济规律,所出政策才真正管用。功利化政策尽管具有扭曲激励的短期绩效,但市场终将对其加以矫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