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数据交易所平台作用,助力数据交易统一大市场建设

发挥数据交易所平台作用,助力数据交易统一大市场建设

近日,由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主办的“数据场景应用创新大赛颁奖仪式暨数据流通交易论坛”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召开。

活动的圆桌对话环节,在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总经理兼首席地推官叶玉婷的主持下,广州数据交易所总经理魏东,杭州国际数字交易中心董事长、总经理周宇,海南省数据产品超市总经理陈文思,深圳数据交易所副总经理王冠,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首席专家郎佩佩,华东江苏大数据交易中心董事詹臻,围绕“数据交易统一大市场与商业模式构建”主题进行圆桌对话。

抢占数据要素发展先机,各地交易所精耕细作

当前,数据交易所面临确权难,定价难、入场难,互信难、监管难五大难题。魏东认为,“数据二十条”、数字中国整体建设规划等政策为现阶段数据流通交易提供支持,鼓励市场主体大胆探索。因此,既要看到难度也看到相关保障,广州数据交易所为数据交易进场主体提供帮助支持、合规服务上以及价值倍增机会,为数据交易发展提供动力。

广州数据交易所总经理魏东

周宇表示,数据交易场所搭建了舞台,真正的核心主角仍是数据。由于交易场所在数据交易中的核心价值还没发挥出来,数据买卖双方对进场交易的意愿不足。因此,数据交易所要真正了解供需双方的需求,提供专业服务,降低交易环节中的沟通成本、信用成本,提供可信服务,让各交易主体发现进场交易的价值,发挥促进数商生态有序发展的作用。

杭州国际数字交易中心董事长、总经理周宇

陈文思介绍,数据产品超市作为海南数据要素市场培育重要抓手,率先提出数据产品化交易模式,在规则完善方面,联合国家级科研机构,健全数据供给、开发生产等六大方面规则体系,实现数据全生命周期安全管控;在平台建设方面,提供“前店后厂”的全栈式数据流通交易开发服务平台能力;在市场运营方面,以“政府+市场”双轮驱动,深化“1+N+X”运营体系。数据交易既要有公信力的安全可控平台作为保障支撑,又要以开放共享、协同共赢的方式激励市场主体共同建设数据要素市场。

海南省数据产品超市总经理陈文思

詹臻以华东江苏大数据交易中心多年探索为例,她表示交易平台的核心是确权、定价、安全监控以及建立市场化运用的机制,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在建立、规范符合国家数字资产流通以及个人隐私保护立法的交易所流通规则标准的前提下,引入资质好、有技术、懂市场的数商及合作伙伴来共同开拓运用场景,并做好平台服务,是华数交探索的切实可行的路径。数据交易的探索是一个不断调整适配的过程,在坚守安全底线的条件下,保持对市场的敏感和对变化的拥抱、对伙伴的坦诚,是交易所能够前行的根本条件。

华东江苏大数据交易中心董事詹臻

王冠认为,要从合规保障、供需衔接、生态发展和可信流通四方面去促进数据要素流通,生态发展是基石,合规保障是底线,数据价值释放是重要抓手。深数所在生态发展方面,线上推广开放群岛开源社区,线下地推合规工作站和数据要素服务工作站;在合规保障方面,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推动“信用+合规”的组合拳,推动全国首创动态合规体系和诚信合规工作机制;在数据要素价值释放方面,发布全国首笔数据增信贷款、全国首笔企业数据信托。

深圳数据交易所副总经理王冠

郎佩佩介绍,数据交易要以应用方为基础,以应用场景为导向,如何利用好地方资源、找准落地应用场景很重要。她举例说明,北京市发布了“北京市通用人工智能产业创新伙伴计划”,提到要依托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的既有成果服务AIGC(利用AI生成内容)通用人工智能的语料库,大部分通用人工智能模型训练公司落地北京,政策支持和地理优势为数交所助力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提供了条件。

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首席专家郎佩佩

叶玉婷认为,数据交易所要秉持全球视野,瞄准数字经济全球前沿技术和实践,深挖数据“钻石矿”,同时,从业者要有执着专注、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她讲述了作为全国首个数据交易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自成立以来不断先行先试、探索数据资源开发利用,如在全国首创“首席地推官”为核心的数据交易商业模式组,发布全国首套数据流通交易规则,上线全国首个数据产品交易价格计算器,从实践层面不断推动数据互联互通的跨地域、跨平台、跨领域合作。

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总经理兼首席地推官叶玉婷

加快公共数据互联互通,助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

针对公共数据运营,魏东认为对于特定公共数据行业或区域,可联合其主管部门在数据流通领域做出尝试,推动更多行业进行数据开放共享。其次,从交易属性来看,公共数据融合社会数据,能够有效推动企业解决现实问题。最后,数据交易所作为平台要坚守规范和安全红线,可以积极争取数据主管部门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对公共数据规范授权运营给予支持。

陈文思说:“对于特定产业或者行业数据,数据交易场所之间可以基于现有规则体系互信互认的基础上,率先开展试点合作,激发多方参与数据要素市场建设的积极性。”

周宇认为目前更需要交流业务信息互通模式,促进交易双方的活跃度。下一步各地交易所可以建立交易信息互通机制,加快串联各地交易所,从而推进数据互联互通,构建覆盖多行业多领域的数据产业生态,扩展各类数据要素的赋能渠道。

“数据的使用以客户需求为终点,在数字化社会中,区域数据很多时候很难独立使用,各个交易所和交易主体的互联互通非常有必要,要根据各地实际产业情况构建个性化数据市场,建立开放、共建机制,各级政府、企业、甚至个人联动起来,共同推动数据要素市场的发展。”詹臻表示。

王冠指出,数据交易所要具备充分挖掘特殊场景交易需求的服务能力。其次,跨境数据交易涉及诸多安全合规问题,需要不断完善交易设施和环境,数据交易所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监管作用。

郎佩佩强调,数据交易所要为企业数据进场交易提供便利服务,让数据交易方看到进场交易的价值;要关注和培养场外交易增量市场;对于高价值、高敏感数据,要提升大数据共享维护的技术手段,加强平台安全测评、定级,确保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可控,从而为市场主体提供便捷高效服务。

叶玉婷认为,数据交易所要从合规监管、供需衔接、数据资产化等方面为数据商和数据交易方做好服务,数据交易所肩负责任和使命,在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的过程中,更重要的是把握话语权,因此要推进国际标准制定,促进各省之间的公共数据的互联互通,活跃场内交易,加速公共数据与企业数据的融合,发挥“1+1>2”的作用。

活动最后,与会嘉宾一致认为,数据资产流通发展未来可期,以此次圆桌对话为起点,各地数交所将不断推进各省之间的公共数据互联互通,促进公共数据价值释放,以数为媒,群策群力,凝聚共识,通过挖掘数据要素背后的价值逻辑,推动数实相融,携手各界共同推动全国数据要素统一大市场建设,共同描绘数字中国建设的宏伟蓝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